調解 之 重中之重

調解 重中之重

黃成榮教授
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教授暨人文社會科學院副院長

DrWong

前言

最近在香港最常聽聞的是哪些詞彙呢?

是「愛與和平」嗎? 可能吧,因為在過去多月來,這些詞彙經常在金鐘、旺角或銅鑼灣經常出現 !

是「我要真普選」嗎? 也可能吧,因為在佔中期間,無論在街頭和獅子山上也見到不少「我要真普選」的直幡!

是「人大常委會」嗎?這也有可能,因為在2014年8月31日之後,市民常在傳媒或立法會辯論時聽到和見到這些詞彙!

不過,上述的答案可能全都不是,我認為答案應該是「五歲小孩」吧。在特首梁振英先生於前一陣子發表的施政報告中,他公開地向大眾說一位五歲小孩向他作出提問:「行政長官,我長大後住哪裡?香港還有沒有足夠土地?」,「五歲小孩」在傳媒及網上就立刻成為熱爆的詞彙了。

 

調解之焦點

信不信由你,最近有個五歲小孩問我:「調解重中之重是什麼?」,換句話說:調解之焦點在哪裡?

先不談調解,談一談我經常接受記者訪問的經驗。近年來有不少記者致電向我查詢各式各樣的犯罪問題,尤其是當遇上凶殺案時,記者第一時間最關心的是案發的成因為何。我的回答相當簡單:「大部分凶殺案之所以發生,若兇手不是精神病患或受毒品影響,原因大都不離金錢和女人兩方面」。簡而言之:不是為利,便是為情。

舉一個最近發生的例子,在荃灣荃威花園發生了一宗凶殺案,一名26歲空姐被發現藏屍在寓所衣櫃內,頸部有傷痕,我推測是熟人所為,而警方其後也指出兇手似乎是死者的前男友。另一例子於2013年發生的大角咀碎屍案,一名廿多歲的逆子弒殺父母,而且碎屍,警方最後拘捕了兩名男子,包括夫婦的幼子和他的朋友。據報導,這名無業、失戀、無錢的兇手,疑要離家自立,向退休父母索錢不果,故佈局殺雙親。上述的案例不就證明了大部份凶殺案的焦點都是跟情與利有關嗎?

不過,剛剛發生在法國巴黎《查理周刊》的殺人事件,既不是為情,也不是為利,可能只是為了「一啖氣」! 何謂「一啖氣」呢?是尊嚴嗎?是權力彰顯嗎?是氣上心頭、衝動殺人嗎?抑或是宗教狂熱,借題發揮?

這起衝突事件過程如下,數名蒙面槍手衝進《查理周刊》辦公室,舉槍指向眾人,以阿拉伯語高呼「真主偉大」,宣稱為受褻瀆的先知報仇,繼而進行屠殺。在某程度上,他們的行動反映一個事實,就是我們在學術上經常探討的幾個衝突源頭的焦點:權力(power)、權利(rights)及利益(interests)。槍手們認為伊斯蘭教的先知,是不容西方社會高舉言論自由的旗幟就可以褻瀆的,這是他們的權利。如果談判員或調解員,能夠釐清衝突雙方的焦點所在,明白雙方最關注的是甚麼,就必然較容易協助雙方解決事件。

 

權力、權利及利益

比方說,權力(power)、權利(rights)及利益(interests),關注點往往與資源有關,無論是爭老婆、爭家產、爭土地、爭上位、爭投票權,基本上我們都可以用上述三個向度(dimension)解釋。不過,巴黎《查理周刊》事件提醒我們,在這三個向度以外,不容忽視的另一向度就是「價值」(values),屠殺事件其實就是跟「價值觀」有關。

「價值觀」不一定跟權力、權利及利益有直接關係,但卻可以互相影響及互動。一般歐美人士普遍認為,民主制度及言論自由乃「至高無上」,是他們的核心價值;而在強烈宗教氛圍下的國度裡,先知不被褻瀆或侮辱,才是「至高無上」的核心價值。由此可見,價值觀迴異,是衝突發生的源頭所在。要徹底解決分歧,談何容易呢,尤其是當價值觀變為偏見的時候!

觀乎近月在香港的「佔中」事件,佔領者普遍認為目前的中共政權是左傾的,中國領導人亦完全不可信,而持有這些觀點的人,感覺到唯一能抗衡中共的,就是國際標準的民主指標,「普選」不夠,「真普選」才最重要。於是,就算找來了大學校長作中間人,最終也是失敗收場,因為佔領者只願意接受一條出路,其它解決的方案全都聽不入耳。換言之,都是所謂「核心價值」問題。

另一方面,中國領導人卻常以國家安全為由,以害怕香港受到外國勢力影響為借口,一槌定音,關了「真普選」的閘,不接受公民提名,這些其實也算是偏執的價值觀,因為環視香港在眾多的大城市中,香港其實是世界上最安全及秩序井然的社會,認為香港人太政治化,亦是左傾的成見。

 

和諧與河蟹

其實,中國人最重視就是「和」。「和」一直備受中國人尊崇,在我們成長的過程中,常常聽說:「床頭打架床尾和」、「家和萬事興」。我們當中也有人愛當和事老,甚至有描述黑社會的電影,起名為「以和為貴」,可見這觀念相當深入民心。然而和諧背後,代表對「集體精神」的優先,多於「個人利益」的優先。不少人認為,我們不能只顧維持社會穩定及和諧,而犧牲個人權利或小團伙的利益,於是「和諧」被譏諷為「河蟹」。但請大家不要忘記,「和」裡可以不同,而「和」裡亦應該存有尊重。

話說回來,調解之焦點,其實在於放下成見,讓雙方平心靜氣,聆聽對方立場,真誠的交流,是唯一的出路。調解的重中之重在於放下偏見,坐下來對話 ; 能夠多對話,多聆聽,事情總有解決的一天。許多時候,人與事、情與義,往往糾纏不清,如果仇恨太深,偏見太深,真的很難有出路。年前看了電視劇「師傅明白了」,其中提到人生八苦:生、老、病、死、愛別離、怨長久、求不得、放不下。很多衝突案例在進行調解時之所以不成功,其實是衝突雙方求不得、怨長久和放不下,何必呢?

祝願世界各地中國人都能明白「和而不同」的真義。我們追求「和諧」,不是「河蟹」。

(黃成榮教授於香港調解學院2015年1月20日主辦「調解同樂夜」周年晚宴時發表)

Seo wordpress plugin by www.seowizard.org.